当前位置:主页 > 软件下载 > RTX短信插件 >
RTX短信插件

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实施贸易制裁 为何刻意压低汇率?

时间:2017-08-05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  点击量:
8月1日,特朗普政府一位官员表现,特朗普已亲近作出决议,对他所说的中国的不公正贸易行为采取措施,以迫使中国政府打击知识产权偷盗,并放宽有关美国企业必需分享先进技巧才干进入中国市场的要求。而且,这些措施最早将于本周宣布。在我看,这并不奇异,因为我们任何时候都没有理由相信美国政府会对中国采用“同等互利”的经济政策。

  但我们需要检查自己,为什么中国对美国许多经济政策的应对显得非常被动?我认为两个问题:第一,我们老是试图和美国讲道理,可美国什么道理都懂,它是在为本身无度而伟大的好处“装睡”,你怎么可能叫醒它?第二,在中美关联上,一小点讨价还价、适度妥协能够,但千万不要以为它们的胃口会吃饱,不要以为美国会因为我们的妥协而放弃“贪得无厌”的秉性。这一点,它们甚至不如虎狼。虎狼吃饱了是不会持续捕猎的,但美国的饥肠则是永远也填不满的“无底洞”。

  第一,美国经济发展未来的路数是什么?一定是要扩张实体经济体量,至少特朗普任期之内,这是主攻方向。为什么?因为一个国家实体经济占比过低,服务业、尤其是金融服务业占比过高,那金融业带来的利将远远小于它所带来的弊,这是金融危机带给世界的重要教训。人们看到,美国金融深度最大,货币强度最高,吸收金融冲击的才能举世无双,但依 然会产生金融危机,而且波及寰球,这是为什么?正是有了这样的教训,制造业的GDP占比只有12%的美国必须扩张制造业。我的断定,它们至少需要制造业占比恢复到25%左右,这样才能确保未来美国经济的稳定。

  实际上,美国经济也是因为“再工业化”的尽力而实现增长。只管我们现在拿不到美国制造业占比数据,但特朗普上台后,美国ISM制造业指数不断回升,去年年底至53.8,为一年多以来的最高程度,而且是持续四个月高于50荣枯分界限。这实际反应了美国制造业的景心胸正在倏地恢复。另外,我们还可以看到,所有决定去美国投资的外国制造业企业都得到了特朗普的接见,马云、孙正义、郭台铭等无不如斯,这预示着什么?用不着我多说明。

  清楚这个基本路数我们才会有根本判定。好比,特朗普要扩张美国制造业,势必受到国内保持“金融统治世界”势力的阻扰。实际上,特朗普国内遇到的所有麻烦,都是这一反对权势的作梗。因为他们不愿看到政府将大笔资源投入“再工业化”,更不希望制造业弱化了美国金融财团的强势位置。既然无法搬到特朗普,那就必须限制这位总统的权力,现在看,情形就是这样。竞选许诺的基建方案迟迟未出,医改筹划被否,与俄罗斯的外交权力被国会限制,本土制造业投资税收优惠打算干打雷、不下雨,等等等等。在我看来,都与特朗普扩张制造业受到阻击亲密相关。

  特朗普在国内的权利被限制,那他只能通过各种方式扩展对外影响,因此他一定会启动各种可能的办法,强迫他国企业进入美国本土投资。什么方式?贸易壁垒。许多中国人不明事实,跟着大喊中美贸易战,以为美元贬值,提高对华贸易关税是“贸易战”,这是“一叶障目”。我们都知道,中美贸易是互补的,根本不存在谁把谁挤出国际市场而本人取而代之的问题。那为什么美国还要刻意压低汇率,并对中国出口商品实行贸易制裁?

  第一,美元贬值体现的是美国国内货币宽松。有人说,美联储加息、缩表怎么是宽松?应当是压缩呀?我说,你们基本没有懂得货币政策的相对性。不错,美元是在加息,美联储是在缩表,那是因为美国的货币乘数只有2.98倍,太低了,把它扩大到4倍也低于中国的5.3倍。所以,美联储加息、缩表刺激货币乘数回升,不仅没有损害美元流动性,甚至可能会增加美元流动性。而且,美联储加息、缩表动作小心翼翼,并流出足够的时间给金融机构,让他们有时间调整进步货币乘数,以对冲加息和缩表所发生的货币压缩效应。这也是耶伦一再强调“美联储坚持货币宽松态度”的要害所在。

  第二,提高贸易壁垒的作用不是“贸易战”,而是“资本战”,是逼迫中国等制造业为主、制造业资本富余的国家绕过贸易美国壁垒,直接去美国投资。实际上,这有重蹈覆辙。当年日本在日元升值的过程中,美国高筑贸易壁垒,301条款专门针对日本,逼迫日本企业大规模产业转移,把拥有竞争力的汽车等产业直接投资到美国。所以,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,而是习用手法。中国有关部门应当好好组织学习一下这段历史。

  正是基于上述认识,我反对人民币对内紧缩而达成对外升值的效果,因为这样的做法根本无法达成中国利益,反而恶化中国国内的实体经济生存环境,而逼迫国内企业向美国投资。所以我疑惑那些一味叫嚣中国央行放水、进而逼迫其紧缩的观点,因为此时这样做会更多地知足美国利益,伤害中国利益。央行参事盛松成统计,金融危机过程中,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张4.5倍,而中国扩张2倍。这至少解释中国根本不存在比美国愈甚的放水状态。同时,中国名义GDP从2008年的31万亿元,增长到2016年的70万亿元,增长一倍有余,而同期美国GDP增长仅为30%。我们不能因此认为中国货币效率更高,但至少可以认为中国并未“猖狂印钞”。



友情链接: